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首页 头条 查看内容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商标囤积乱象调查:炒标成生意转手赚数十倍,有公司申请超8千枚

admin 2020-2-18 20:21

距离新版《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下称“商标法”)的施行还有一周的时间。在商标注册便利化改革的同时,由于申请成本降低、审批周期缩短、商标价值走高等,有人将转卖商标视为商机,导致恶意抢注、商标囤积的现象愈发严重。
在官方针对商标恶意注册不断加大打击力度的情况下,南都记者仍调查发现,有公司的商标申请与其经营需要、公司体量不匹配,比如有同一名法定代表人旗下8家公司的商标申请数分别都在3500条以上,其中一家科技公司的商标申请信息高达8345条。另外,有商标申请者以投资、转卖商标获利为目的进行商标申请,还有申请人被指抄袭他人在先使用的商标,随后被法院认定其申请注册行为明显超出正常的经营需要,属于商标囤积行为。
有公司申请网红同名等百枚商标,注册资金仅20元
今年8月,一家名为“镜湖区知桥电子产品销售部”(下称“知桥电子公司”)的公司在短短几天内成为了不少人的关注焦点。这家公司成立于2017年8月,注册资金仅20元。据天眼查信息,知桥电子公司在公司发展等多项数据上为0,但在知识产权一项上却有着103条商标信息,其中就包括与知名短视频博主同名的商标——“敬汉卿”。
博主“敬汉卿”。
“我被告知不能用我名字了。” 博主“敬汉卿”在一个公开发布的维权视频中称,他已经使用了22年的真名被这家知桥电子公司注册成了商标,对方向他发送了一封《商标侵权通知函》以及商标注册证的图片,要求他立即停止使用“敬汉卿”这一称谓在各大平台发布作品,修改其在所有平台的昵称,否则将面临巨额索赔。
商标注册信息显示,2018年5月,知桥电子公司提交了“敬汉卿”商标的申请,商标类别是第41类,使用范围包括广播和电视节目制作、提供在线录像、娱乐信息等。值得关注的是,在其已经提交的103份商标注册申请中,可以看到不少知名视频博主的账号名,比如已被核准注册的“农人丫头”、处于初审公告的“落星解说”、“农村四哥”等等。
知桥电子公司并非个例,主打批发的广州朗佰商贸有限公司(下称“朗佰公司”)也因为大批量的商标申请而受到关注。公开资料显示,朗佰公司的商标申请总数为6579,这当中有6202枚商标遭到无效宣告。
南都记者搜索发现,朗佰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刘威同时在11家公司担任高管或股东,公司注册资金在80万元至500万元不等,这当中共有8家公司的商标申请量都在3500条以上。其中一家广州共驰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共驰公司”)成立于2016年3月,并在同年9月开始批量进行商标申请,申请信息高达8345条,获准注册的商标数为7500,商标类别五花八门,包括运输工具、颜料油漆、皮革皮具、教育娱乐等。
花几百元注册的商标转手可翻十倍,轻松上万
从申请“商标数字证书”,到进行网上申报,再到缴费、提交材料,一枚商标从申请到获批下证通常需要一年左右的时间。除了投入时间成本,商标申请者向商标代理机构购买服务同样需要一定的花费。
为了了解商标注册的市场价格,南都记者分别查询了汇桔网、猪八戒网、中细软、尚标网、知呱呱网五家知识产权服务平台的商标注册价格。其中,汇桔网的最低收费为369元/类,知呱呱和尚标网的最低收费分别为780元/类和800元/类,中细软和猪八戒网的注册价格分别为1190元和1580元起。此外,有部分平台还可以提供担保注册、注册不成功全额退款的服务,收费也在起步价的基础上上浮几百元。
“现在商标注册最困难的就是想名字了,我有些客户想了三四十个名字都注册不了,所以不少人会选择直接购买。”尚标网的一名咨询顾问黄女士介绍称,考虑到注册商标的难度、投入的时间成本等,直接购买“二手商标”也成了不少公司和个人的选择。“注册的人已经帮你节省了一年多的时间,况且公证费、转让手续费、平台佣金都要计入成本,所以说转卖商标的价格自然会高,通常市场价最便宜的也要一万起。”
知呱呱平台的咨询顾问刘先生同样表示,同样一枚商标一经转手,价格也会翻上几番,“卖商标确实能赚钱,注册只要几百块,卖出去通常1万到4万不等,好听或者已经形成一定影响力的名称价格更高。”
南都记者浏览了多家商标交易平台发现,除了少量标明“特价”的商标售价多在5000元以内,多数商标售价都在1万元至10万元不等,也不乏售价为7位数的商标。以汇桔网上出售的第25类服装衣帽类商标为例,标价最高的是一枚“心语心燕”图文商标,高达5222170元。
虽然直接购买商标的价格贵,但黄女士称,从来不缺买家。在这样的差距之下,有人也看准了一手和二手之间的差价,专门投资商标。“我这边每天都人买卖商标,有的人注册商标就是用来投资,拿来卖的。”
“炒标”成生意,商标申请超出经营需要可被认定为“囤积”
和炒房、炒鞋、炒币一样,炒标也被一些人视为生意。
“当下两个汉字的商标几乎被注册一空,后来人想要注册商标难度很大,只有花钱购买或者注册字数更多的商标了。”南粤专利商标事务所所长余飞峰介绍称,以往的“职业炒标人”可分为大型平台或“小型炒家”。大型平台的商标来源于除了自己申请的,也有的来自多个小型炒家的挂靠销售,方式比较灵活。小型炒家多数是自己设计商标,或者抢注商标。
商标注册
“由于商标申请费用下降,每一个炒家可以花三五万元,逐步增持到近200个商标,然后多个炒家之间相互交换抽点进行合作销售。”余飞峰算了一笔账,一个类别的商标申请费是300元,但一枚普通商标可以卖5千元甚至5万元,有经验的申请人申请授权率可达80%。“商标转手后赚几十倍的情况确实是存在,如果按照300块钱的注册费来算,20倍也就6000元,确实不难。”他说。
在2018年底公开的一起商标申请者诉商标评审委员会(下称“商评委”)的案件中,申请者李某是广东省佛山市某包装机械商行的经营者,其申请的“MESSERSI”商标被指是一家名为梅塞思公司的商号,而被商评委驳回。商评委作出的驳回决定显示,李某在第7类商品上申请注册了多达87件商标,并对包含诉争商标在内的44件商标在网上进行转卖,而李某对此未作出合理解释或说明。李某辩称,该案的诉争商标“MESSERSI”是自己的创意产物,商标法并未限制商标注册数量,称商评委以大量注册商标为由认定其行为属于“以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情形是错误的。
在该案一审期间,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定李某大批量注册的商标中不乏包括诉争商标“MESSERSI’”在内的多枚意图较为明显,抄袭他人在先使用并有一定知名度的商标,据此驳回了李某的诉讼请求,李某随后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二审法院认为,李某大量注册商标明显超出了正常的经营需要,其大量囤积商标的行为扰乱了正常的商标注册管理秩序。最终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有企业进行防御性注册,多重因素推动商标申请总量
国家商标局数据显示,截至 2019 年 6 月,我国商标累计申请量为3865.1 万件,累计注册量为2582.3 万件,有效注册商标量为2274.3 万件。
“申请费下降、申请时间缩短,公众对商标品牌的重视,知识产权服务机构数量增加,还有政府激励机制的推动等等。”在余飞峰看来,近几年有很多积极因素推动着商标申请数的增加。“除此之外,恶意抢注倒逼企业注册大量防御性商标,部分人炒作商标,囤积居奇等也对商标申请数有一定的影响。对于企业来说,申请商标的数量应该和企业规模相搭配,既要防止被抢注,也不要因注册过多滥用公共资源。”
9月初,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的出品方北京光线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光线传媒”)在近一个月内提交了1800余枚与《哪吒》有关的商标申请曾引发了争议,如吒儿、魔丸、灵珠魔丸以及大量图形商标。以“灵珠魔丸”为例,光线影业以此申请了第20类、第10类、第14类、第43类等数十类商标。
有质疑声认为,光线传媒在短期内大批量申请商标的行为涉嫌抢注商标。“电影出品方批量注册与电影有关的商标,保护性注册的可能性比较大。”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知识产权律师孙巾淋同样提到,企业大量地进行商标注册有时是出于防御,但如果大注册商标不以使用为目的,而是为转让获利,甚至抢注他人知名品牌商标或者与之近似的商标,则可能会被认定为恶意注册。
除此之外,大白兔、大黑兔、老干妈、老干爸、阿里巴巴、阿里哥哥……越来越多知名品牌围绕核心名称延展进行防御性注册的情况也愈发多见。
“商标资源稀缺也是一个问题。随着商标注册量越来越高,可用的商标资源变得越来越少,注册商标自然越来越难,这也推高了‘二手商标’的价格。但商标不同于专利、著作权,没有使用的商标谈不上有什么价值。”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法学院教授王太平认为,商标申请数猛增的主要原因有两个:商标注册收费过低和各地不当的商标注册资助。
在官方严厉打击如囤积等非法行为的情况下,王太平提到,无论是企业还是个人都应该在真正需要使用商标时才去申请注册,“如果是创意商标,创意本身当然也值一点钱。但商标的价值还是在于使用,企业只有搞好经营,好好使用商标,也才能发挥商标的价值。”
官方加强打击恶意注册,商标申请人应有正当理由
距离新版商标法的施行还有一周的时间,修改后的商标法对恶意申请、囤积注册等行为均做了规制。近几年,恶意注册和商标囤积行为一直是官方打击的重点,相关司法判例也明确地划分了合理注册和非正当注册的界限。
4月23日,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决定对商标法进行修改,此次修改共涉及6款条文。其中,为了进一步加重侵权成本,惩罚恶意侵权人,此次修改比照《专利法修正案草案》的相关规定,将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的侵权赔偿数额计算倍数由一倍以上三倍以下提高到一倍以上五倍以下,并将商标侵权法定赔偿数额上限从300万元提高到500万元。
在加强保护的同时,如何更好地鼓励创新,促进公平竞争也是构建知识产权司法保护体系的重要内容。“近年来在实施过程中,也出现了一些问题,例如,商标确权程序复杂,以‘傍名牌’为目的的恶意申请,以转让牟利为目的的囤积注册行为大量出现,严重扰乱了市场经济秩序和商标管理秩序。”7月9日,国家知识产权局条法司司长宋建华在国家知识产权局的第三季度例行发布会上介绍了商标法的修法的背景,并表示为了进一步落实和细化商标法,国家知识产权局正在研究制定部门规章《关于规范商标申请注册行为的若干规定》。
10月22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发布了《规范商标申请注册行为若干规定》的有关内容,其中提到在审查实践中,如果商标注册部门发现商标申请人存在无正当理由大量申请商标注册、交易商标、占用公共资源,及多次在非类似商品或服务上抢注他人商标等情形,则会继续审查该申请是否属于不以使用为目的恶意申请商标注册。
在具体认定是否构成恶意申请时,审查员需要综合考虑如利用商标审查系统中查询申请人的申请历史、转让情况等相关事项;通过营业执照、企业信息公示系统等对所在行业、违法记录等进行查询。

原作者: admin